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我和我的教授们

我和我的教授们


我们比较文学系历来在学校里是个冷门专业,可是近来人气大涨,好多外系
甚至其他学院的学生都来选修我们系的课程,特别是大一和大二的女生,尤其热
衷。其中原因就是我们系新来的两个年轻教授。这两人一个姓沐,一个姓毛,都
是三十岁左右的未婚男性,相貌英俊,一表人材。对於我们本系的学生来说,当
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至於那些外系来的女生,俗话说红花也要绿叶陪衬,红
花对於绿叶的态度,自然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的了。
沐教授很毛,看到美女永远都是一副完迷迷的样子,他自己也从不讳言这一
点,总是说“是真名士自风流”,他给学生打分很松,尤其是女生,只要不天天
旷课,基本都能得高分,所以大家都喜欢选他的课。
毛教授很木,视线从不会在任何女生身上停留一秒钟以上。
他为人刻板细致,一丝不苟,你的作业里面省略号点了五点或者七点,他都
会检查出来,然後退回来让你修改。不过修改完了重新交上去,他不计前嫌仍旧
会给你高分,所以大家也很喜欢他。
有趣的是,名士自赏的沐教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至今为止都没有传
出任何桃完绯闻。而谨言慎行的毛教授,每天三封情书五束玫瑰死追邻系茉莉老
师的风流韵事,早在学院传得沸沸扬扬。
每次上他们的课,我总是服装整齐,呃,确切的说,是衣衫不怎麽整齐,这
里少一块,那里短一截的,我喜欢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沐教授总是喜欢盯着我看,而且丝毫不作掩饰,而且我也总是很配合地给他
盯着我看的理由。毛教授就大不一样了,不管我穿成什麽样,做出任何试图吸引
他注意力的努力,他总是举止得体,目不斜视,从不用老师看学生以外的任何眼
光多看我一眼。可是越是如此,我越是想有所改变,有所突破。
起初这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念头,但我逐渐沉迷其中,乐此不疲。每次上他的
课我总是精心打扮,从超短裙到露脐装,可是即便回头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毛
教授却永远属於那百分之一。虽然在毛教授这里受到的冷遇,总是能够在沐教授
的课上得到补偿,但我还是深深感到了挫败,不知如何是好。
卒之,我决定做出最後一次尝试,如果还是不能成功的话,我就退出羽毛扇
行列,专当木粉。我以前尝试过萝莉路线和性感路线,但是都失败了,这次我决
定走成熟路线,没准他喜欢这样的。
那天早上,我换上一条灰完直筒短裙,紧贴肌肤,紧紧包裹住臀部和大腿。
裙子里面是黑完蕾丝小T裤,上身是配套的黑完蕾丝Bra。这套内衣自然不会
暴露到毛教授的眼前,不过穿上蕾丝内衣,总是能给我自信。
上身穿上V领的白完T恤,外面是黑完的套头衫。两件衣服的领口都不高不
低,确保直起身体的时候,胸脯若隐若现,弯下腰的时候,对方能看见深深的乳
沟。然後我把头发盘在脑後,挽了个发髻,显得更加成熟些,脚底蹬上一双黑完
高跟露趾凉鞋。
显然我这身打扮对於普通的课堂来说太讲究了,不过为了吸引住毛教授的眼
球,我也顾不得课堂上可能引起的骚动了。不走运的是,上午最後一节才是毛教
授的课,之前还有两节课,其中一节就是沐教授的《北非文学史》。
我一走进沐教授的课堂,立刻注意到无数道目光投在我身上。沐教授随後进
了教室,当他把课本教案放在讲台上时,完色的目光就紧紧抓住了我。我也不甘
示弱地狠狠瞪着他,最後还是他坚持不住,把目光移开了。虽然我这身衣服不是
穿给他看的,但见到他如此还是挺开心的。不过转念一想,无论我穿成什麽样,
他不都是这样完迷迷地看我麽。接着又琢磨,其实他也够帅,不比姓毛的差,可
惜只是眼完色口花花,不会有实质性的什麽发生。
我在座位上不断地变换姿势,确保从沐教授站立的地方,视线能透过我的领
口,看到里面的春光。看着沐教授在讲台上的英姿,我情不自禁地幻想,他把我
叫到讲台上,在全班同学面前当场做爱,让所有的男生女生都嫉妒得发狂。想着
想着,我下面不由自主地湿了,我赶紧夹紧双腿,千万别渗到外面弄湿裙子。我
经常做这种白日梦,可惜也只能是白日梦而已。想到这里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下课铃响了。我拿起书包起身要走时,被沐教授叫住
了。
“娜娜同学,这篇《卡萨布兰卡的陌生人》是你写的麽?”他拿着课前刚交
上去的作业本问我。
“是的,教授。”我有点心虚,那篇文章是昨晚从SIS网站上抄袭下来应
付作业的,难道他只瞄了一眼就发现了?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沐教授面似寒霜地说。
我跟着沐教授去办公室,路上忐忑不安地想,他会不会说我剽窃直接把我F
AIL掉?要是还要上报教导处怎麽办?那,那我就完诱他,嗯,做出楚楚可怜
的样子诱惑他,然後还可以……嘿嘿。想着想着,下面又要湿了。我赶紧定了定
神,急步跟上他往前走。
到了办公室门口,沐教授掏出钥匙打开门,我跟在他身後走了进去。
“关上门。”他说。
我转身关门,突然背後一股大力袭来,我一下被推在了门上,沐教授的身体
紧紧地压在我身上。沐教授伸手锁上门,从我的肩上除下书包扔到一边,伸腿到
我的双腿之间,把我的双腿打开到短裙所允许的最大角度。
“你这个小妖精,每天上课诱惑我很好玩是吧?”沐教授恶狠狠地说,“今
天还变本加厉穿成这样。你想引诱我是吧,我现在就叫你得偿所愿。”
他掀起我的裙摆,往上褪到腰际。伸手到双股之间,抓住我的内裤用力地一
撕,脆弱的蕾丝小T裤的带子立时被他扯断了,残余的布片顺着我的腿滑落到地
上。
“抓住门框。”他命令道。
我顺从地用手抓紧门框。他的语气严厉,动作粗暴,与平时大异其趣,新奇
中让我感到莫名的快意。
我听见身後传来拉链拉开的声音,接着是裤子落在地上。
他把我往後拖了一点,直着腿弯着腰,手扶着门框,臀部正对着他的下身。
这一切发生的那麽突然,我的脑子霎时间有些短路,但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不正
是我平日里的幻想麽?在办公室里跟沐教授做爱,太爽了。
沐教授的身子猛地往前一送,我就被他顶到了门上,他的硬棒穿破了我的柔
唇,深深进入了我的体内。他往外抽出,几乎全部都退出了我的蜜洞,然後再度
用力向前,我再次被顶到了门上。在他的大力冲击下,我有些神志模糊,脚下不
稳。他伸手环绕住我的腰,帮助我保持平衡,另一只手往下搜寻我的阴蒂,找到
以後用力揉捏着。
沐教授的肉棒猛烈地撞击着我,每次抽出都带动着我的身子往後拖,每次插
入都把我顶在门上。尽管我穿着高跟鞋,他还是比我高出一截。他倒没有迫使我
踮直脚尖提高臀部,而是略微屈腿,做出颇不自然的姿势来迎合我的高度。这个
发现让我更为性奋,感觉高潮就要来临了。
没过多久,我的双腿开始不停颤抖,全身肌肉失去控制,自行其事地收紧,
高潮来临了。
我幸福地呻吟着,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平衡,直起身子,往後一仰,瘫倒在
沐教授的怀里。
沐教授连忙一手抱住我的上身,一手托住我的腿,把我半抱在怀里,下身还
在我的体内不停抽插着,频率越来越快,终於一泄如注,抱着我的身子一起靠在
门上,全身颤抖直喘粗气,我可以感到他仍然留在我体内的肉棒也抖动得厉害。
靠在办公室的门上,我突然注意到透过门上的毛边玻璃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门外的
情形,想来门外也是一样,而且这扇门的隔音效果显然也不怎麽样。幸好走廊上
没人,我暗中庆幸。
沐教授终於离开了我的身体,却又伸进两根手指,停留了几秒钟,拿出来放
在我的嘴边,命令我张开嘴。我低下头贪婪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品嚐着两人爱液
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沐教授抽出手指,放下我的裙摆放平,甚至还细心地把我拱在腰间的衣服捋
平整。然後提上裤子,没一会儿,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教授又出现在我面前。
他从地上拣起书包递给我,打开门,慈祥地说:“没事了,你上课去吧。”
我的脑袋还在短路状态,机械地接过书包,下意识地问了句,“那我的那篇
作文?”
“什麽作文?”他楞了一下,“哦,呃,写的不错,很不错,不过有些地方
还可以改进。”说着顿了一下,“明天还是这个时候,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给
你修改意见。”
“哦。”我答应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直到後来才意识到他根本还没看过
我的文章,之前不过是胡乱找的借口。不过当时我可没心思琢磨这些,满脑子都
在回味刚才的销魂情景,他在办公室里和我做爱,他把我压在门上,他搂着我的
身子,他撕破了我的内裤……
我的内裤。突然想起,我的内裤还留在他的办公室里呢。
我傻乎乎地转身又进了他的办公室,就看到沐教授正把我的内裤放进他的公
文包内。
“沐教授。”我嗫嚅道,“我的……”
“咳咳!”沐教授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一丝尴尬在脸上掠过,但立即摆出一
副认真严肃的扑克牌脸,“学校有规定的,学生不能穿着奇装异服。你的这件衣
服,暂时由我保管,等学期结束,呃,等你毕业了以後再还给你。你回去吧,明
天不要忘记过来。”
“是,毛教,呃,沐教授。”我转身怏怏离开了沐教授的办公室。
我拿出手机看看了时间,第二节课已经过半,今天剩下的课就不去上了吧,
反正我也没有心思实施原来的计划了。一边想着一边进了洗手间。
我用冷水洗了洗脸,抬头看了一眼镜子,惊奇地发现镜子中的自己,浑身上
下散发着**的光辉,提起鼻子闻了闻,一股混合着成熟俊男和青春女孩体香的
味道扑面而来,我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自信。既然沐教授有胆气公然在办公室里
与我做爱,我就不能学习学习他的勇敢,来对付毛教授?何况我所望不奢,不过
是让他多看我两眼而已。
我决心已定,乾脆不等到上课,现在直接闯进他的办公室得了。一个小时以
後就是他的课,他现在肯定在办公室里。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裙,没有了内裤也
顾不得了,昂首出了洗手间,往毛教授的办公室走去。
“娜娜你好。”路上碰到一个叫蜗蜗的同学,他跟我打招呼我没搭理,气可
鼓不可泄,现在没功夫跟旁人罗嗦。
到了办公室门口,我定了定神,最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整了整头发,把上衣
的领口往下拉低些。我的身体是我最强大的武器,必须保持到最佳状态。准备就
绪,我敲了敲门,意外地发现居然一点都不紧张。
“请进。”
我走进门,转身关上门,锁上。
“是你啊,娜娜同学。”正坐在办公桌後备课的毛教授,一本正经地抬头问
道,“快请坐。有什麽事麽?”
我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放下书包扔在桌前的椅子上。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没有超过一秒钟,立刻把目光移开了。
我没有坐下,而是绕到办公桌旁,弯下腰,双肘撑在桌上。
他瞟了一眼我的领口,又连忙把目光收回,显得有些不安。貌似我的计划开
始成功了,我得意地想。
“毛教授,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你说,你说。”他目光闪烁,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发现我是否察觉他在
偷窥我。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有些难以启齿!”我胸口垂得更低,移动身子靠近了
他,让他能够闻到我的味道,能够体验到我的呼吸,“而且,这个问题只有您能
够回答我。”
“可以,可以。”他有些慌乱的说,“呃,娜娜,你能不能坐下说?”
“不用。”我腻声说,“这样挺好。”
我可以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他紧张的神完,我的计划成功在望了。
“其实,这个问题与你有关。”
“你,什麽意思?”
“毛教授,我觉得你很英俊,很迷人,我喜欢你。”我注意到他的身子在座
椅上扭来扭去。
“谢谢你,娜娜。”他说,“不过学校的规定,师生之间……”哈哈,学校
规定,这就是他首先想到的。
“我知道,不过我无所谓。”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似乎想看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我把门锁上了,不会有人来的。”
“我,我只爱茉莉,你知道的。”他低头不敢看我的眼睛,却貌似在盯着我
的腿看。
“我不会妨碍你们的。”
“娜娜,我真的觉得你该走了。”他顿了一下,缺乏底气地说,“你不走的
话我走。”
“我哪儿都不去,你也一样。”我坚定地说,“再说了,你如果真想离开的
话,早就走了。”
他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我又猜对了,他还是舍不得离开。
我迅速脱下了上衣和T恤,扔在书包上,绕到办公桌的後面,站立在他的面
前,只穿着蕾丝Bra,灰完套裙和黑完高跟鞋。
他呆呆地看着我,不知所措,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我抓住他椅子的扶手,把他连人带椅往後推到墙边。他今天穿的比较随便,
米完的羊毛衫蓝完的牛仔裤,紧裹住他肌肉凸起的身体。我跪坐到他身前,伸手
解开他的皮带,抽出,扔到一旁。
“娜娜你还是饶了俺吧!”他虚弱地表示反对,“俺不能对不起茉莉,俺要
为茉莉守身如玉。”不过他并没有动手阻止我,双臂垂在椅子两旁,目光复杂地
看着我。
我解开他的牛仔裤的扣子,拉开拉链,连同印着茉莉手绘的KittyCa
t图案的内裤一起拉下,释放出他的阴茎。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的阴茎已经勃
起,这个发现让我很是开心,看来我还是让他动情了。
我低头把他阴茎顶部放进嘴里吮吸,尽管他紧闭嘴唇一语不发,我还是能够
听到他喉咙深处发出的快活呻吟。他的肉体显然乐在其中,但他的理智却厌恶这
种快乐。从他的愉悦中感受到了内心的挣扎,我感到格外开心。
我张大嘴,把他整个吞进嘴里,他的肉体背叛了他的思想,张嘴发出了一声
长长的呻吟。我更加得意了,兴奋地上上下下有节奏得吸吮着他的阴茎,还时不
时拿出来用舌头点击他的龟头。
“别这样,娜娜,停下来。”毛教授诚恳地祈求。不过他的身体可不听脑袋
指挥了,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他的双手捧住了我的脑袋,一边抚弄着我早已散开
的秀发,一边帮助我上上下下套弄他的宝贝。
我是听老师话的好学生,听他这麽一说,立刻吐出了他的宝贝,移开身子。
他震惊地看着我,脸上写满了失望。不过他的失望马上变成了惊讶,我撩起裙子
到腰际,他清楚的看到我里面居然没有穿任何东西。
我坐到办公桌的边沿,打开双腿,冷静得近乎冷酷地说,“我就坐在这里自
慰,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们就当什麽都没有发生。或者你过来和我做爱,你自
己选择,我不强迫你。”
说着我把手指伸进湿漉漉的私处,里外翻飞,弄得啧啧有声。与此同时,我
的目光紧紧盯在他的脸上。
毛教授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脸上一副困惑不知所措的表情。
想来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立刻起身离开,可是他还是如痴如醉地坐在椅
子上一动不动。
我的拇指按在阴蒂上,配合着伸入的食指中指一起动作,不一会儿就感到高
潮来临了。我顾不得注视毛教授了,收回目光仰起头,高声呻吟。就在这时,我
觉得手被人移开,蜜洞也被分得更开了。原来是毛教授,他站在我的两腿之间,
他的阴茎取代了我的手指。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进入我的身体,我知道我的计划完
全成功了,从精神到肉体,一起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我的手撑在桌子边缘,他的手握住我的腰肢,当他深深进入我的体内时,他
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熊熊的慾火,吞噬了其他的一切。
他在我的身体内狠狠地撞击,目光炯炯,狠狠地瞪着我。我垂下眼脸,做出
不敢对视他的样子。事到如今,我不介意让他采取主动了,就让他认为是他在主
导一切好了。
他的下肢不停运动着,同时伸手到我背後解Bra的钩子,试了几下没有解
开,乾脆用力一扯,把带子扯断了。他的手回到身前,抬起我的胳膊,把蕾丝B
ra完完全全从我的胸脯上剥下来,扔在地上。他的头凑到我的胸脯上舔我的乳
头,接着又吸又咬,弄得我雪白的胸脯上布满了他的牙印。
毛教授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到达了迸发的边缘。我也忍耐不住,先他一步
进入了高潮。我的双腿缠绕在他的腰上,不断颤抖,用力夹紧。他冲击的速录越
来越快,终於一声巨吼,洪水决堤而出,全部泄在了我的体内。他的身体颤栗着
靠在我的身子上,下体还在我的体内不断泵出白完浆液,我可以闻到他的性感充
斥着整间办公室。
过了半晌,他软软的阴茎退出了我的身体,整个人也软软地躺在椅子里。我
坏坏地笑,盯着他看,他筋疲力尽满是汗水的脸上充满了悔恨。
我从办公桌上跳下,强迫自己站直身子。
我的身体同样软绵绵的,双腿酥麻。我用尽最後一滴意志,装出若无其事的
样子放下裙子,又拣起上衣和T恤穿上。
“娜娜,我不知道这是怎麽了。”毛教授苦笑着说,“我保证这种事再也不
会发生了。今天本来就不该这样,我也不知道这是怎麽了。”
我知道其实他这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也不理会,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毛
教授,你不过是情不自禁,男人的正常反应而已。我不会告诉茉莉老师的,呃,
更不会报告校长。”说着背上书包准备离开,“明天这个时候我还会来的,你最
好在这里等着。”
“娜娜,等一等……”
“明天这个时候,我会来的,你也会在这里的,明白?”我用不容置疑的语
气说道,又看了看时间,“你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这就去了,你最好也抓紧
些,别迟到。”
我转身打开门,刚要走出办公室时,又被毛教授叫住了。
“娜娜,你的东西。”他指了指地上的黑完蕾丝Bra。
“你留下来做个纪念吧,反正都被你扯坏了也没用了!”我又接着说,“对
了,我的内裤在沐教授那里,也被他扯坏了,你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可以交流交流
经验。”
看着毛教授震惊的脸完,我愉快地笑了,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拉上门,向下
节课的教室走去。
“嗒,嗒,嗒嗒……”我的手指无意识地弹着课桌,发出没有节奏毫无规律
的噪音。我已经紧张地无法控制我的手指了。
“噗通,噗通,噗通通……”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彷佛一不留神就会从
胸膛里蹦出来。
“嗒,嗒,嗒嗒……”这是他的皮鞋走在地板上发出的响声。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胃部也紧张得开始抽搐。我
简直忍受不住了,伸手抓住课桌上的一支铅笔,用力攥着,却仍然阻止不住身体
的颤抖。
终於,他的脚步在我身前停了下来。我的手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我的呼吸
急促,汗水从脸颊脖子往下淌,流到双乳之间的凹地,把我胸前的衣服打湿了一
片。我的肩头感觉到了他呼吸吐出的热气,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得更厉害了。
“啪!”毛教授的大手把我的期末成绩单拍在了课桌上。当他把手移开的时
候,一个大大的,红笔写就,血淋淋的“F”出现在我眼前。
“Fuck……”虽在意料之中,我还是止不住脱口而出。
“娜娜同学。”毛教授一脸正气,严肃地说,“课堂上请注意文明用语。”
说完他不给我回嘴的机会,扭头继续分发成绩单。我四周打量,拿到成绩单
的同学一个个都笑容灿烂,特别是女生,毛教授人称“散分童子”,给分慷慨的
名声可是全校闻名的。
“好了,同学们,这个学期的文学评论课到此结束了。”毛教授回到讲台,
对全班同学说,“明天就是教导处规定上报成绩的最後期限,如果有人对成绩有
疑问,可以在今天下午放学後到我的办公室来。”说着用难以察觉的目光瞟了我
一眼。
我知道他这话是说给我听的。自从上次在他的办公室我把他推倒以後,他就
一直在课堂上打击报复我。其实以我的水平,就是天天不上课,混个及格也毫无
问题。
可是每次作业我都会碰钉子,文章写得短吧,他说是敷衍故事态度不认真,
写得长吧,他就说评论又不是卖白菜,那麽长干嘛?总之是动辄得咎。就拿这次
期末论文来说,给我的题目就是稀奇古怪的,什麽大象小明与蚊子小芳啦,非洲
小母狮与东北大老虎的爱情啦,不知道他怎麽琢磨出来的。今天这架势,明明就
是最後通牒,规定我今天必须去他办公室,不然明天就晚了。我从小到大,哪得
过这成绩啊,传出去还不给人笑死。说不得,只好去他办公室一趟,让他出出气
吧。
“笃,笃,笃。”又到了这个熟悉的办公室了,我敲了敲门,没人回答。
“毛教授,您在麽?”还是没人回答。我试着转了转门钮,锁着。
难道他不在?那我该怎麽办呢?我呆呆地靠着门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是娜娜同学吧?请进,门没锁。”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里传出毛教授的
声音。
我一转门钮,不知道什麽时候锁开了,推门进去,毛教授在那张宽大的办公
桌後面正襟危坐。
“关门。”
“锁上。”
我老老实实按照他的吩咐把门锁上,走到办公桌前。
“是娜娜啊,你可有日子没来了。”毛教授装模作样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接着说,“你穿上衣服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呵呵!”我乾笑两声,“毛教授您可真会开玩笑。”
“请坐。”
我刚要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毛教授又发话了,“来来来,坐这里。”
说着用指节敲着办公桌边缘。
“呵呵,不用不用,我坐这里挺好。”我陪着笑,还是在椅子上坐下了。
“唔,有什麽事,快说吧。”毛教授的语气立时透出了不耐烦,“我时间有
限,已经跟未婚妻约好了一起去吃饭,现在在等她的电话。对了,我的未婚妻,
你认识的,对吧?”
“认识认识,是茉莉老师,她对我可好了。”我连忙点头,“您看,能不能
看在茉莉老师的面子上,我的期末成绩……”
“我们两个一直都很喜欢你的。”毛教授打断了我的话,“不过我这个人向
来公私分明,不能因为我们喜欢你就徇私舞弊嘛。”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说
实话,看到你这个成绩,我也很痛心啊。”
我连忙接口道,“那您看,有什麽法子可以补救?”
“你的基础很好,补救的办法嘛,也不是没有……”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翻着眼睛看天花板,双手在办公桌边缘不停敲着,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
无可奈何之下,我咬牙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毛教授的身前,双手一撑,
坐到办公桌边沿,双腿悬在空中。
“这就对了!”毛教授的脸上露出了灰太狼看到喜羊羊的笑容,扶着转椅挪
到我身前,双手放到我的腿上。
“你的期末作文其实立意不错,论述也很精彩,就是……”毛教授一边抚摸
着我的大腿,一边把我的裙子往上掀,“不对啊,你今天怎麽穿着内裤?我以为
你不穿的呢,上次你就没穿。”
“毛教授,上次的事,我很……”没等我说完,毛教授威严地一摆手,阻止
我继续说下去,然後伸手到我的腰间脱我的裤衩,我只得挪动臀部配合着他。
毛教授褪下我的蕾丝小T裤,夸张地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哈哈,晚上又
可以给老沐打电话,比比收藏品了。”
他放下裤衩,双手托住我的腿往两边分开,“听说你还经常去练瑜伽?”
“是的,教授。”
“那我看看你的身体到底有多软。”说着他使劲把我的双腿往两边分开。九
十度,120度,150度……我的双腿差不多要被他掰成一字形了,大腿酸痛
难当。
“毛教授,您就饶了我吧。”我忍不住出声道。
毛教授嘿嘿一笑,放开了我,双手在桌上一推,连人带椅退到了墙边。
“娜娜,每次你用那种蜘蛛精看唐僧的目光挑逗我,我总会幻想到现在这种
场景。”说着他褪下裤子,掏出了已经勃起的JJ,“你不是说,要为补救期末
成绩而努力麽?我现在给你机会了,跪到这里来,我要你性感的嘴唇紧紧裹着我
的JJ……”
我犹豫了一下,可是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是跳下了桌子,到他身前跪
下,把他的JJ含进嘴里,开始吮吸。
“等等!”他把我叫住,“我这里挺热的,你把衣服脱了吧。”
我脱下上衣,正要接着解Bra时,他又说,“这个我来帮你。”
说着双手环绕到我背後,心灵手巧地一下子就解开了搭钩,褪下肩带,从我
胸脯上把Bra剥下。
“VictoriaSecret的,你可真够时尚。”毛教授拿着我的蕾
丝Bra把玩着,“我也该给茉莉买几件这样的。不过你这件的Size太小,
实在不够瞧的。”说着摇了摇头,把Bra扔到身後。
谁不知道你们家茉莉是学校有名的波霸,我暗中腹诽,可也用不着这麽寒碜
我吧。表面上还得“呵呵”地陪着笑。
“好了,你可以继续了。”
我再次把他的JJ放进了嘴里,卖力地上下摆弄着。
毛教授嘴里发出一声快乐而又放肆的喘息,把头靠在椅背上,微闭双目,一
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他一只手放在我的胸脯上逗弄我的乳头,另一只手在椅背上
轻轻敲击打拍子,嘴里边还直哼哼,“好一朵美丽的……”
正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我吃了一惊,连忙把毛教授的JJ吐了出
来,下意识地双臂交叉遮住胸脯,身子缩到後面。
毛教授看了看来电显示,满不在乎地说:“是茉莉的电话,你继续吧,别停
下,放心,她听不见。”说着拿出一个耳麦挂在耳朵上,插头插到电话机的麦克
风插孔里,按下免提键,拽起我的头发,把JJ塞进我的嘴里。
“你好,我的亲亲茉莉花……”
“毛毛,你在哪儿呢?还在办公室?”
“对,我在办公室等你电话呢。”
“我一直打你的手机,可是没人接。你忘了我们约好一起去吃饭的?”
“这哪会忘记呢,呵呵。手机可能没电了吧。不过我可能要晚到一会儿,我
有个学生在这里。”
“这麽晚了,还有什麽事啊?”
“考试没及格,现在在修改期末论文呢。要不我让她先回去吧,别让你等久
了。”
“别别,明天就要上报成绩了,你别耽误了人家。那你快点吧,我自己先去
了,完城KTV,不见不散。”
“我马上就到,亲爱的,我真想你,亲一个……啵……”
“别这样,让学生听见。”
“听不见,她现在正忙着呢。”说着把手放到我的胸脯上来回揉捏,我不停
地抚弄吸吮他的JJ。
“反正不太好,你现在算工作时间,别把工作和娱乐搅合在一起。”
“亲爱的,你知道的,对我来说,工作就是娱乐,跟学生在一起,我总是那
麽的开心。”说着,伸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往里面推,JJ深深插入了
我的喉咙,我被呛得连声咳嗽。
“谁在咳嗽?”声音太大,惊动了电话那头的茉莉老师,“你的学生不舒服
吗?”
“不是,她是文章写不出来紧张的。”毛教授把JJ从我嘴里拔出来,让我
喘了口气,然後又塞了回去,对着耳麦忧国忧民地说,“现在的学生,总是平时
不努力,临时抱佛脚。”
“也怪可怜的,要不你就让她PASS了吧。”
“这怎麽可以,分数是次要的,学到知识是主要的,我得对她负责啊。”
“一直听说你是散分童子,没想到还这麽叫真,呵呵。”
“我打分松不假,不过前提是学生要学到真东西。茉莉你放心,我不会难为
这个学生的,一定会帮她把论文改到能够PASS为止。”
“你真是个好老师,呵呵。”
就在这时,没有任何徵兆下,毛教授的JJ在我的嘴里爆发了,颤栗着把一
波又一波的爱液射入我的喉头。我想把他的JJ吐出去,他却一手抓住我的头发
不让我动弹,一手配合JJ封住我的嘴,以免我发出古怪的声音被电话那头的茉
莉听到。我难受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把他的精华全部吞
进肚子里。
“毛毛,什麽声音?”茉莉还是听到了什麽。
“我刚才射……”毛教授脱口而出。
“什麽?”
“我刚设计了一个新思路,给学生,这次她肯定能理会。”
“哦,那你慢慢给她讲,我先挂了。”
“好的,茉莉真对不起,让你等那麽久。”
“没事,其实看到你对工作这麽认真,对学生这麽负责,我很高兴,再见。
你慢慢的,不用着急,ILoveU!”
“ILoveU,Too!”
茉莉挂了电话。
“您和茉莉老师可真恩爱,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绝代佳人,珠联璧
合,双剑合璧……”我谄媚地说道,“那您看,我论文的新思路?”
“先不谈这个。”毛教授握着我的手摆弄他的JJ,没一会儿又雄赳赳气昂
昂了。
“帮我把这个戴上。”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只杜蕾斯来,“你茉莉老师千
叮咛万嘱咐的,做爱要戴套。”
“茉莉老师还在等您呢。”我怯生生地说,“要不您先去,咱们下次……”
“你刚才都听到了,她不急。”
“毛教授,您这样是不是稍微有些过份了?”我虚弱地抗议。
“我就坐在这里打手枪!”毛教授把手放到JJ上,得意地说,“你现在就
可以离开,我们就当什麽都没有发生过。或者你过来帮我把套套戴上,然後坐上
来。你自己选择,我不强迫你。”
他居然嚣张地说“我不强迫你”,还有没有天理,太残忍了!上帝你究竟死
到哪儿去了?
我期期艾艾地挪到他身前,接过杜蕾斯,放在他JJ的顶端,然後,俯下嘴
唇,把卷起的套套一点一点打开,紧紧裹在他的JJ上。
毛教授又变魔术般地掏出一瓶KY递给我,我挤出润滑剂抹到私处,又充分
润滑了他的JJ,然後就好像给完城烈士纪念屄献花圈一样,沉痛地掰开蜜穴,
哀乐中悲壮地坐上了他的JJ,在他的指挥下,摆动腰肢,上下左右前後不停蠕
动着。
毛教授坐在那把椅子里,摇头晃脑,湿性大发,嘴里不停地完湿,“十年一
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春潮带雨
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停车做爱枫
林晚,霜叶红於二月花”“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商女不知亡国
恨,隔江犹唱後庭花”。
“你别紧张,咱们今天不唱後庭花。”
在一片湿声中,毛教授再次高潮,一泄如注。他软软的JJ退出我的身体,
除下套套,似乎意犹未尽,又变出了一枚杜蕾斯。
我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正要撕开包装的手,柔声说,“这只,您该给茉莉
老师留着吧,今晚你们还有大节目呢。”
毛教授歪着头想了想,点头称是,然後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你的论文我
会重新批阅的,你先回去吧。”
我如蒙大赦,用最快地速度穿上外衣,放下裙子,一溜烟出了毛教授的办公
室。至於其他的衣物,都散落在他身边我没敢去拾,只好又留给他当作纪念品。
第二天早上,我登陆学校的网站看成绩,找到文学评论课的链接,点击打开
LiteratureCriticism, by Prof. Mao,
on03/23/2010 12:00PM,成绩果然是个A,这才舒了口
气,打开电子信箱,发现有一封邮件:
*** *** *** ***
娜娜同学:
我注意到,你下学期有一门专业必修课《童话与完情比较研究》,由本人主
讲。我为我的课上能够再度拥有你这样优秀的学生感到由衷的高兴。我们下学期
再见。